書林文學 >> 未知分類 >> 第50章 黑手(書號:219568

第50章 黑手

作者:微了個信
    就在全網都在質疑杭省高考理科狀元作弊的時候,杭省教育考試院的官方微博“杭考之聲”布了一則消息。

    “我院已對杭省理科狀元王俊同學的試卷進行復查,并對考場監控錄像進行審查,不存在作弊問題,請廣大網友切勿聽信謠言,以訛傳訛。”

    緊接著,諸多細節在網上曝光。

    “杭省教育考試院命題處專家現場對理科狀元王俊同學進行測試,所答試題全部正確。”

    “測試在寧城高中體育館舉行,現場有兩千師生共同監督整個過程。”

    “舉報人實為理科狀元的同班同學,因嫉妒心生恨意,舉報作弊,現已當面向王俊同學道歉,并取得原諒。”

    “.…..”

    看到公告和消息,網上的風向突然一轉,之前質疑的人又紛紛力挺。

    “我就知道肯定是造謠,狀元怎么可能是作弊獲得的?他抄誰的?”

    “高考考場監控聯網,還有監考老師巡視,一旦現,取消考試資格,三年不得應考,誰還敢作弊?”

    “同班同學,嫉妒果真是魔鬼。”

    就在杭省高考理科狀元被平反的同時,另一個消息開始在網上廣泛傳播。

    “杭省高考理科狀元王俊蔑視覺醒者,曾在公開場合言,認為覺醒者沒什么了不起。”

    “在他眼中,覺醒者就是不勞而獲。”

    “他還說過,覺醒者捕殺妖獸不稀奇,這樣的言論嚴重影響到覺醒者捕殺妖獸的積極性。”

    “丑人多作怪,他必須公開向覺醒者道歉!”

    王俊的信息,一時間被扒的一干二凈,照片,家庭住址,平時成績,紛紛在網上曝光,許多自稱鄰居、小學同學、初中同學和高中同學的人也站了出來,對王俊進行爆料,一時間,全世界的人都好像認識王俊。

    鈴鈴鈴……

    手機鈴聲響起,正在洗澡的王俊一看是華京大學招生辦胡周洲老師的電話,立即接通了。

    “胡老師,你好,我是王俊。”王俊一邊擦著頭一邊說道。

    早在胡周洲登機之前,王俊就與對方約定好見面地點,寧城友誼賓館,那里也是胡周洲在寧城期間的臨時住所,馬上就要到約定的時間了,王俊準備洗完澡就出。

    “王俊同學,我這邊臨時有事,不能與你見面了。”話筒里傳來胡周洲的聲音。

    王俊聽見后沒有生氣,反而善解人意的說道,“沒關系,胡老師你什么時候有時間,我們可以改天再約。”

    “王俊同學,你可能沒有理解我的意思,我是說我要回京城,至于填報志愿的事情,你再認真考慮考慮,畢竟華夏好大學還有很多。”胡周洲的聲音非常冷淡。

    “嗯?”

    王俊皺了皺眉,如果他再聽不出來對方的意思,那他就是一個棒槌。

    在上午的電話中,對方態度熱情,語氣急切,恨不得立即來寧城與他見面,親眼看到他在填報志愿時寫上華京大學的名字,可是這才過去半天的時間,對方的態度和語氣就有了截然相反的變化,這讓王俊感到十分的疑惑和好奇。

    “胡老師,到底……”

    “咔!”

    王俊怔怔的看著被掛斷的手機,到底生了什么事?

    會不會是對方在網上看到有關作弊的新聞,其中有什么誤會?要不然,對方為什么會建議他填報其他大學?

    王俊趕緊用毛巾擦干身子,回房間換衣服,他準備去友誼賓館,當面向胡老師解釋這里面的誤會。

    “咔!”

    王俊剛一開門,就看到自家門外站滿了人,這些人一看到他,立即堵在門口,把手里的手機和相機舉起來。

    “王俊同學,你有說過‘覺醒者沒什么了不起’這樣的話嗎?”

    “覺醒者認為你侮辱了他們,必須向他們道歉,你會為自己的言論向覺醒者道歉嗎?”

    “一些名校的覺醒者大學生在網上起抵制你的活動,不知道你作何感想?”

    “.…..”

    王俊詫異了一下,不過很快就恢復冷靜,記者的出現,他是有些意外,但對于是誰在后面推波助瀾,他也是清清楚楚,既然他敢說出口,就不怕被別人知道。

    “我一個人的話,就能讓所有覺醒者感到侮辱?”王俊淡淡一笑,說道,“看來覺醒者的氣量也不過如此。”

    王俊騎上自行車準備離開,奈何這些記者并不打算就這么放過他,把他團團圍在中間,繼續問這問那,甚至還帶著挑唆的口氣,讓王俊不勝其煩。

    “滴滴!”

    停在路邊的一輛車按響了喇叭,駕駛位的車窗緩緩的降下來。

    “王俊同學,需不需要搭便車?”

    王俊看著笑呵呵的中年人,沒想到對方又來了,他看著身邊的記者,果斷丟棄自行車,上了對方的車。

    “董老師,去友誼賓館,謝謝。”

    “好嘞!”董浩升上車窗,直接將車開離。

    王俊回頭看向車后,見到沒有人追上了,于是輕輕的松了一口氣。

    “王俊同學,你現在可是名人嘍,不知道有何感想?”董浩笑著問道。

    王俊沒有回答對方的話,反而好奇的問道,“董老師,你怎么會在我家門外?”

    “當然是為了說服你去我們清北大學嘍。”董浩很自然的說道。

    “可是我好像跟你說過,我已經決定去華京大學機械系。”

    “你不是還沒填報志愿嗎?只要你一天沒提交,理論上我都是有機會的。”

    王俊看了看對方,沒有再說什么,頭轉向一邊,看向窗外的風景。

    十幾分鐘之后,汽車緩緩在友誼賓館外停下,王俊剛要推門下車,卻看到兩個人從賓館里面走出來,其中一人正是趙青書的父親趙成棟。

    趙成棟與另一個人談笑風生,看起來關系很好,那人將趙成棟送上車,臨別前還擁抱告別。

    “咦?”

    “怎么了?”王俊看向出奇怪聲音的董老師,他現對方的目光竟和他一樣,都是看向趙成棟,話說之前在寧高舉行的測試,董老師也在場,看來對方也認出了趙成棟。

    “和你們寧城覺醒者協會副會長在一起的那個人,是華京大學的招生辦教師胡周洲,他怎么會在這里?”董浩說完之后回頭看向王俊問道,“你不會是來見他的吧?”

    “他就是胡周洲?”王俊怔了怔,仔細回憶早上接到對方電話時,在華京大學官網看到的教師圖片,確實很像。

    他怎么認識趙成棟?而且看起來關系還很好?

    王俊不禁想起剛才胡周洲在電話里對他在態度上的轉變,以及在寧高校長室時,趙青書冷笑的說他去不了華京大學,這會兒再看到胡周洲與趙成棟在一起,他似乎明白了什么。

    ……
手机玩百事彩票可靠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