書林文學 >> 未知分類 >> 第五十三章 別動!(書號:219567

第五十三章 別動!

作者:寧悅岳
    “什么?!”

    甲山部五人瞳孔猛縮,全都面色大變,他們自然知道妖月神宗的大名,那可是號稱蝕日神殿第一神宗的存在,同時極其護短!

    “該死,你堂堂神宗門人,去哪里歷練不好,為什么非要來危險的懸金山?”

    甲蛟咬牙切齒的嘶吼道,不是他之前沒有調查,而是懸金山的神殿之人最近半年全都一直呆在這里,對冰云分殿內發生的事并不清楚,更何況神使們一心修煉提升實力,根本不關心神衛種子之間的爭斗,很少會主動問及。( .)

    唯一知道衛師道等人的墨師神將更是深居簡出,別說甲蛟見不到,就算見到也不敢攀談打聽。

    這就使得他們的打聽全都無功而返,也就想當然的認為既然神使們都不認識,那衛師道等人想必也只是神衛種子中的小角色了。

    “蛟叔,開弓沒有回頭箭,先殺了再說,至于善后的事再慢慢想辦法就是!”

    洞口三名甲山部神衛中有人嘶吼,而后三人同時神色猙獰的出手,三只手掌兇悍向前拍去。

    伯光、蚩山、姜小小毫不猶豫,反身也是一人一掌拍出,三只金色手掌橫空,鐘鼎之音轟鳴回蕩震耳欲聾。

    赫然全部都是大荒手!

    這一個多月來,他們全部都在修煉這門荒天族的戰斗秘術,且都已經小成。

    轟!

    三聲震響幾乎同時響起,率先出手,且修為更高的甲山部三人不但沒能殺進來,反而各自向后小退了一步。

    大荒手的剛猛霸道展露無遺!

    “你們再天驕,也只是神衛,我想殺你們易如反掌!”

    甲蛟雙眼之中的目光如冰刀寒電,夾雜殺意,冷入骨髓,他終于忍耐不住要親自出手了,現在他只能一條道走到黑,哪怕是九死一生的死路!

    這時,衛師道只是揚起手掌,而后云淡風輕的說道:“別動,動則身死族滅!”

    一句話,十個字不到,不帶半點殺意。

    可話音落下后,甲蛟卻真的站在原地一動不動,額頭上甚至不停浸出冷汗,滿眼都是無法形容的恐懼。

    “紫……月……妖……蓮!”

    他幾乎是每一個字都用盡全身力氣,才說出這四個字來,望著衛師道手中浮現的紫色蓮花,眼中的恐懼已然轉化為絕望。

    身為蝕日神殿第一神宗,自妖月來到冰云分殿之后,一舉一動皆吸引著無數人的目光,對其神通道法自也是竭盡所能研究。

    因此,世人皆知紫月妖蓮可以作為信物,一旦激活,妖月神宗就能直接降臨法相!

    此時,甲蛟對衛師道的身份再無半點懷疑。

    紫月妖蓮有很多種形態,作為信物存在的向來珍貴無比,需要漫長時間才能凝練出一朵,據傳只有妖月最親近之人才會被賜予在危險時刻用來保命。

    事實上,妖月給衛師道這朵紫蓮時也特意囑咐過,這是她身上的最后一朵,讓衛師道謹慎使用,因為一旦用掉,將來很長一段時間內都不會再有。

    “認清現實了?”衛師道手指在紫蓮上輕輕撫過,淡然道:“現在咱們可以好好談談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早就洞悉一切,我們已經一敗涂地,還談什么?”甲蛟慘笑道:“配合你享受勝利者高高在上的優越感嗎?”

    “我沒你想的那么膚淺和無聊……就談你怎么才能活命,你以為這個話題如何?”

    衛師道將雙手背到身后,自顧自走到虛空中漂浮的血繭下方并抬頭凝視,但掌心的紫月妖蓮始終幽然旋轉,散發出靜謐而神秘的月光。

    甲蛟當場驚愕:“你竟然不殺我?”

    “你的命還不值一朵紫月妖蓮”,衛師道直話直說,并不掩飾內心的真實想法,因為已經占據絕對上風的他根本沒有必要,“而且我還需要你幫我繼續隱瞞這個秘密呢。”

    衛師道嘴角浮現一抹幽笑,如果把甲蛟等人全殺了,神殿自然會讓甲山部或其它部落重新派人來,那時山魂的秘密同樣難以隱藏。

    “你信得過我?”甲蛟森然道。

    “信不過,所以你得和我結奴印,但你可以放心,只要你不生出異心,你可為我的戰將,而不是奴隸。”

    衛師道凝望著山魂的眼睛突然閃爍精光,他已經確定自己曾經兩次聽到的哭聲就來自于這個血繭中的山魂!

    甲蛟陷入沉默,但凡正常人,就沒有誰喜歡當奴隸。

    這時,伯光哂笑道:“你應該清楚以衛師兄的天資和潛力,有妖月神宗庇護,將來晉升神宗是遲早的事,踏上神君之境都極有可能,你區區一個戰使而已,有機會追隨不趕緊答應,居然還在遲疑,你可知道有多少人求都求不到這樣的機會?”

    甲蛟聞言臉上一陣青一陣白,內心劇烈掙扎。

    蚩山也語重心長的勸道:“婁煩巨族的族祖,當年也不過是蝕日神殿殿主的戰奴,還有蒼蟒族、龍盤族,哪個不是因為戰奴出身的族人追隨強者修煉到極高境界而崛起?戰奴不算什么,關鍵看主人是誰!”

    甲蛟最終低下頭顱:“他們四個人怎么辦,也結奴印嗎?”

    這話的言外之意,就是他已經答應了!

    果然,人只要不被入絕地,都是向往生的啊。

    衛師道淡笑道:“你當我這里是垃圾收理廠嗎?秘密當然是越少人知道越好,全部殺了,善后的事你也自己搞定,我只保證無論礦洞里發生什么,都不會傳到山頂上去。而且……由你親自動手!”

    “什么?”

    “大人明鑒,我們也愿意結奴印,求大人開恩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四個甲山部的年輕戰衛怎么也想不到最后竟然是這樣一個結果,亡魂大冒之余全部跪地求饒,都是貪生怕死之人罷了。

    如果他們有從容赴死的氣節,從一開始就不會選擇那個希望渺茫的計劃了。

    錚!

    甲蛟拔出戰刀,面無表情的向四人走去,刀光映在臉上,冰冷的殺意彌漫,令他看起來如同從地獄之門中走出。

    “噗嗤!”

    甲蛟來到那個被衛師道山字碑掌鎮壓,雙膝跪地的甲山部戰衛甲超面前,在對方驚駭難以置信的目光中,一刀砍下其頭顱。

    斷頭在地上咕溜溜滾動,雙眼圓睜,死不瞑目。

    鮮血濺在甲蛟臉上,他卻毫無所動,依舊面無表情地繼續走向洞口的三名族人。

    “蛟叔,你不能這么做,你這是殘殺同族!”

    “是啊,蛟叔,不要這樣,咱們一起奮力一搏,也好過自相殘殺啊……”

    洞口甲山部的三名戰衛目眥欲裂,更心膽俱寒,極力慟哭哀求。

    可回應他們的還是冰冷無情的刀鋒。

    一條黑色毒蛟纏繞于刀柄之上,黑色刀光一閃,又一人的頭被割下。

    這次鮮血都來不及噴濺,尸首就先化作干尸,而后被甲蛟腳掌一跺,化作骨塵,灰飛煙滅。
手机玩百事彩票可靠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