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五百二十章 去找尋屬于你的未來吧

作者:隔海凝望
    “老匹夫受死!”乾隱再也聽不下去了,掌向前拍出,到了現在,唯有將幽王和蒙王拉下水方才能有線機會!

    靈王眼神徹底冷了下來,破壞之錘向前甩出,身形向前爆射,和乾隱猛然撞在了處。

    幽王和蒙王也不再猶豫,分別從個方向殺向黑王。

    黑王的兩個眸子變了,只變成了純黑色,只變成了純白色,與此同時,強橫到極度的靈氣迸發,無盡的黑暗像是領域,瞬間將這處場地籠罩起來。

    戰斗的轟鳴,讓不少人心神狂跳,實在是這聲音實在太過的可怕,這等層次的戰斗,單單是那種戰斗余波都不是般人可以承受的。

    唐陽掃了眼,對剩下的戰斗失去了興趣,因為戰局已定。

    松開了直攬著乾清兒的手,這幕雖然沒人看到,但后者還是羞紅了臉。

    炷香時間過后,靈王錘將乾隱的胸膛錘的凹陷下去,乾隱知道等待著他的將是什么,牙齒猛然下咬,可還沒等他咬到舌頭,靈王猛然腳,踹飛了他的大半牙齒。

    另旁的黑王不再遲疑,另只眸子瞬間變成了黑色,追著幽王和蒙王頓猛打,最終也結束了戰斗。

    這場戰斗的結果,在以不可想象的速度傳向周圍的各個王朝,而靈王的忍辱負重也成了靈王朝廣為流傳的佳話。

    人們對于這場的戰斗的好奇越來越強烈,而隨著時間的推移,這場戰斗的更多細節也逐漸被眾人所知曉。

    靈王的英勇,乾隱的狡詐,幽王蒙王的助紂為虐以及黑王的仗義出手,都被四個王朝的人津津樂道。

    盡管幽王和蒙王被人生擒讓兩個王朝的人感到面上無光,但兩個王朝的人還是賠著小臉,在支付了大筆讓他們為之心疼的酬勞后,將他們的王接了回去。

    也就在這之后,眾人才想起件更為重要的事情,下任的靈王不是乾清兒,竟然是直名不見經傳的乾沖!

    這個消息出,絕大多數人都是不相信的,可隨著議論的人越來越多,人們對此的懷疑也在悄然被打散,而靈王將此事在各大城池將此事宣布開來后,這件事也算是板上釘釘。

    時間,這些事情加在起,使得靈王朝的名聲也在快速向著其余地方傳去,就是離得最近的座皇朝,也派遣位使者來,向靈王朝悄然表達了善意。

    整個靈王朝在聽到這消息后更是激動莫名,要知道,整個附路州的皇朝加在起也就只有十五個,雖然這皇朝和靈王朝樣都隸屬于星殿,可來了使者那其的關系就耐人尋味起來。

    就在這件事后,眾人想起了前些日子,靈王朝內直在說的關于星殿上使的問題,唐陽的名字也在靈王朝甚至是周圍幾座王朝火熱了波。

    而在靈王親自承認,此前確實受了傷,而傷勢是被唐陽治好的之后,唐陽的呼聲甚至隱隱間可以和靈王相媲美。

    只是他們都默契的沒有說讓唐陽擔任下任靈王的事情,雖然是駙馬,可個在星殿都地位不低的天才,豈能被如此地方束縛住了手腳?

    但外界正在盛傳的各種議論他們都沒有去理會,在他看來這根本沒必要,在靈王朝的事情已經告段落,現在已經到了快要回星殿的時候了。

    而這幾天,任家兩姐妹格外的安分,對唐陽更是服服帖帖,言語之討好之意很是明顯。

    對此,唐陽默不作聲,既沒保證什么,也沒說這樣不妥。

    這天,唐陽到了王宮,尋到了靈王,乾沖作為接班人,已經開始隨著靈王處理席事情,看到唐陽來了,后者曾經的倨傲顯然淡了不少。

    地位不同,接觸到的事情甚至是了解到的事情不同,顯然靈王在這幾天告訴了他不少事情。

    “哈哈,唐陽來了?”

    “乾沖拜見唐上使”

    唐陽揮揮手,對著靈王道,“這幾天沒來看看靈王,靈王真是越發的老當益壯了”

    靈王笑笑,“這都是哪里話,倒是找了個好接班人,以后就能享享清福了”

    唐陽看得出來,靈王對乾沖還算是很滿意的,可能當初在選擇乾沖時無奈居多,可這幾天的了解,想必對于乾沖的為人處世還算是滿意。

    “那晚輩就在這里先恭喜靈王聲了”唐陽笑笑。

    “算了算了,算算時間,你也快回星殿了吧?”靈王收起臉上的笑,正色道。

    “正是,今日就是專程來向靈王辭別的”唐陽笑笑,頗為的坦誠。

    “這么匆忙?也罷,既然你意已決,那我就不留你了,這是清兒跟你的約定,該給你的”靈王笑笑,遞過來條儲物鏈。

    “公主殿下為何不親手給我?”唐陽接過,有些疑惑。

    “嗨,那丫頭啊,自從那日過后,只是跟我說了句要出去散散心,我說什么她都不聽,我也就由著她去了”靈王有些無奈。

    唐陽自然聽出來靈王話的意思,倒也并未說什么,點了點頭,看了乾沖眼,轉身走了。

    乾沖看著唐陽的背影,時間只感覺心的熱血開始激蕩,不由自主的說道,“我定要超過你!”

    靈王啞然失笑,“你呀,還是務實吧,若是你在未來的時間里,都能看得到唐陽的背影,那就足夠成為方霸主了”

    乾沖心里有些賭氣,但有些話終歸是沒有說出來,只是回頭來虛心的看著靈王處理各種事情。

    當天晚上,正當唐陽將各種物件收拾好,將咫尺取出,正準備走時又覺得有些不妥,交代任家兩姐妹看護好咫尺,向著王城奔去。

    唐陽來到座宮殿跟前,看著緊閉的大門,嘆了口氣,輕輕喊道,“我走了啊?”

    里面沒有絲回應,漆黑的大殿安靜的有些可怕。

    “我真走了?不出來見我最后面?”唐陽再問了句。

    大殿內還是沒有絲毫回應。

    站了許久,唐陽嘆了口氣,轉身向著遠處狂奔,正心情有些郁悶時,卻看見剛才停放咫尺的地方此時竟然空空如也,不由得啞然失笑。

    那兩姐妹的性子,將咫尺放在這里那不是往賊窩里丟黃金么?

    右手向著前方抓,幾個呼吸后處地方頓時傳來陣呼嘯聲,唐陽出了靈王城外,個閃亮的黑點很是眨眼,向著這邊快速飛來,上面還有任芳芳兩人正在大呼小叫。

    見到唐陽,先前還齜牙咧嘴的她們像是老鼠見了貓,臉的老實相。

    “唐師兄,我們就是想看看咫尺的反應如何,畢竟我們是第次坐這個高級的東西”任芬芬笑笑,卻看見唐陽大步走來。

    “啊,唐師兄不要,我們給你暖床,你不要拿繩子,我們怕疼”

    “不要,這繩子好冰,人家怕……”

    “唐師兄,嗚嗚……”

    唐陽拍了拍手,看著被綁在甲板上的任芬芬兩人,笑道,“我知道你們要離開靈王朝了,貓丟了魚內心肯定有點火熱有點激動,沒事,甲板上風大,吹點冷風涼快涼快就好”

    說罷,把金靈石丟進入了船。

    轟!

    咫尺瞬間爆發出高速,兩道有些變聲的尖叫遠遠傳來,聲音之凄厲甚至讓那些守城士兵都不由自主的打了個寒顫。

    …

    月光照進靈王宮內,乾清兒長發散落在周圍,只是席素衣的他體溫很低,可她好似習慣了這種環境,獨自出神不知過了多久。

    雖然現在靈王朝的大事已經解決,但她卻怎么也高興不起來。

    許久,周圍的空間陣晃動,她像是做錯了事情被發現的小孩似的,連忙站起,“清兒拜見父王”

    靈王有些心疼,拿起旁邊張披風,溫柔的披在乾清兒香肩上,“你有心事?”

    乾清兒微微笑,“沒有的事,現在靈王朝隱患已經解決,而父王的身體也恢復了過來,甚至父王還為靈王朝的未來找到了個合適的接班人……”

    “唐陽走了你知道么?”靈王輕輕打斷了她的話。

    乾清兒身軀顫,原本直視靈王的眸子也轉到邊,“父王為何這么說?”

    “你知不知道為什么我選擇了乾沖而沒有選擇你?”靈王再問。

    “清兒不知”

    “因為以前我將靈王這個位置看的太重了,直到唐陽的到來才打醒了我,原本我總想著將我最看重的,甚至我能擁有的最好的都給你

    可你知道我已經多長時間沒有看你笑過了么?為了靈王朝,我可以自私到用王座作為繩索將其束縛在這深宮之,可若是你成了靈王,你的未來又能有多光明呢?

    曾經我總在想,我的所作所為能不能讓你幸福,若是你成了靈王,可能這是靈王朝的幸運,但這對你而言卻是極大的不公平!

    我知道你對唐陽的感情,而這個人的未來我不敢說多遠大,但至少附路州不會是他的終點,我已經虧欠了你那么多,不讓你丟失你最后的夢想甚至是未來,這是我唯能為你做的事情”靈王緩緩道,而沒說句,臉上的釋然就會多了分,到最后個字說完時,靈王眼只有溫馨。

    乾清兒再也壓抑不住內心的感情,眼淚像是斷了線的珍珠,在臉龐滑落。

    “爹……”

    靈王笑笑,上前攬住了乾清兒的肩膀,他已經忘了到底有多久,乾清兒沒有這樣稱呼他了。

    “去找尋屬于你的未來吧……”喜歡封靈星神請大家收藏:(om)封靈星神娃更新速度最快。
手机玩百事彩票可靠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