書林文學 >> 玄幻小說 >> 第四百五十章 反面典型(書號:212010

第四百五十章 反面典型

作者:莫帝蕭
    對面,赤凌空等四大強者聽到動靜全部沖了出來,異常震怒,并且無比焦急,就要登上天梯沖回來。

    然而,莫錚早已取出個拳頭高的丹爐,泛出土黃色,竟爆發出無上神威,砸在這座天梯上,令它喀嚓聲,出現裂痕。

    天梯,這種法器價值驚人,但不體現在攻擊力上。

    四大強者生生止步,心膽皆寒,萬登上去,這天梯就瞬間斷裂,那么他們絕對會墜落在大陣,將死無葬身之地。

    “你們這么多人還抵不住他個嗎?廢物!”赤凌空暴怒。

    這邊,群強者蜂擁而上,攻擊莫錚,然而讓他們無比恐懼的是,彼此間差距很大。

    莫錚渾身發光,攻擊力震撼人心,拳揮出,位圣者直接就被打爆,在虛空化成大片血雨。

    這是什么人?所有人都驚悚了!

    “喀嚓!”

    片電弧劃過,六七人化成了焦炭,被雷電活活劈殺。

    在這個過程,莫錚將七階天梯收了起來,化成巴掌長,持在手里把玩,而后露出冷笑。

    他現在無所顧忌,全力出手,如真龍闖入群犬,大開殺戒,血雨飛揚。

    “噗!”

    位圣者被他腳踢碎,在虛空炸開。

    “轟!”

    如火焰般的閃電橫空,將另外四人化成灰燼,形神俱滅。

    在這個過程,也有幾人被光雨包裹著,破空而去,離開此地。

    “獸牙命符?”莫錚眸光閃動。

    元天秘境出口,守護祭壇的各教元老在交談,都在猜測究竟哪教的收獲最大,哪名初代將輝煌崛起,橫推對手。

    “你們火魔宮占了大便宜,將些雜魚送了進去,你族沒有點競爭壓力,這樣很不厚道。”有人不滿。

    “呵呵,廢物利用而已,誰叫你們下手晚呢,老朽讓他們發揮下余熱。本就是排名最后的幾十人,非要自不量力進去,這樣送死愿的了誰?”火魔宮的元老帶著淡笑,有嘲諷也、有冷酷、也有得意。

    就在這時,祭壇上發光,有持著命符的人被斬,被傳送了回來。

    “下子回來四人,同時到達,幾名可悲的失敗者。”有人道。

    “咦,不對啊,道兄怎么像是你們火魔宮的人?”位老者說道。

    當祭壇穩定,符光消失,那四人徹底顯化出真身,眾人看清,的確都是赤羽鶴族的人。

    負責在這里守護門戶的火魔宮元老心驚,大聲問道:“發生了什么?”

    “元老,我族進去的那些強者幾乎全被斬殺了!”有人哭訴。

    “你……說什么?!”火魔宮的元老大驚失色,站起身來,把拎住了其人的衣領子。

    “元老,你究竟向我族所在的區域選送過去了個怎樣的魔王啊!”被揪住衣領子的圣者大哭,這次太慘了。

    “什么?你再說遍!”火魔宮的元老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。

    火魔宮的元老揪住此人,聲色俱厲。

    “元老,你送過去了個魔王啊,將我們的人都快殺干凈了。”這名圣者哭訴,太慘了,個人而已,擊斃他們全部。

    “不可能,我送過的都是雜魚,沒有個強者,無法與你們抗爭,為何會發生那種慘禍?!”火魔宮的元老難以置信。

    “是真的,他是個年輕的強者,看起來還不足二十歲,在那里大殺四方,將我們的人個個的擊斃,鮮血染紅了地面。”另位圣者補充,他眼睛都紅了,因為帶了子侄前往,去見世面,結果被扼殺。

    即便是火魔宮也不是每個人都能得到獸牙命符,這種東西異常珍貴,他們這幾個大教,每個道統能分到十枚左右。

    波動傳來,祭壇上符光閃爍,個女子出現,披頭散發,像是受到了驚嚇,臉色蒼白的跟死尸般。

    火魔宮圣者境最后位擁有命符的人也被擊殺而歸,此刻秘境出口這里眾人看的陣心驚肉跳,時間寂靜了。

    “元老,太慘了,剩下的人都死了。”這名女子哭訴,被她庇護、跟隨在旁的長子,也被擊殺在那里。

    能得到命符的人不僅天資超絕,并且在火魔宮地位都不低,是些太上長老的嫡系后人,現在卻如此凄慘。

    這名元老面如死灰,不久前眼還帶著殘酷、得意,覺得送去了批魚腩。減輕了族人的壓力,結果卻是這么個結果。

    “赤凌空他們四人呢?”他不甘心的問道。

    “被困座黃金巨宮內。難以出來。”位圣者答道。

    “這次,我族沒有任何收獲,損失慘重,只有我等出來,那些弟子全滅了!”另位圣者臉色鐵青。

    “完了!”守護門戶的元老陣天旋地轉,那些可都是后輩天才啊,下子死了這么多。而他都干了什么?

    他不敢想象,回到族會承受怎樣的懲罰。影響太嚴重了,僅回來幾名圣者,更年輕的那批天才呢?等于斷送了代人啊。

    旁邊,其他幾個大教的元老神色復雜,彼此相互看了眼,暗自慶幸。

    他們不久前還在不滿,與火魔宮爭奪那批魚腩。結果很快就發生了這種禍事,實在令人覺得心驚肉跳。

    還好,火魔宮下手快,搶走了“魚腩”!

    “他個人而已,面對我族青兩代人,為何能獨自面對。橫掃所有敵手,未免太強了。”這名元老失神自語。

    “他可能是個……初代。”名圣者小聲說道。

    “什么,個初代?!”元老憤怒了,而后是深深的絕望,這次錯的離譜。

    其他大教的人也都倒吸冷氣。個初代,居然被當作了雜魚。送進該教所在地,這豈不是將頭獅子送入了羊群。

    眾人暗自心顫,個州都不見得能有個初代,火魔宮未免也太倒霉了,為了撿便宜,結果惹出個少年魔王!

    顯然,赤羽鶴族成為了典型,在未來很長的時間里都要被人嘲諷、譏笑。

    “發生了什么?”

    在入口外,還有密密麻麻、無邊無際的修士,都是那些無法進入秘境的生靈,這些人沒有散去,在等待結果。

    可以說,這里修士無窮,發生的事很快就會傳遍各地,火魔宮注定要淪為反面教材。

    元天秘境,莫錚拳拳到肉,轟殺切阻擋,便是圣者攔路也被打爆,血雨飛灑,火魔宮群人幾乎都被擊殺。

    此時他的表現的確如個魔王,所向無敵,冷酷無情!

    他并沒有心軟,不久前曾親眼目睹這群人是如何的冷血,逼迫外界眾多修士去送死,個個手持巨弓,動輒射殺。

    巍峨的黃金山下,四大強者看的臉色發白,而后轉為鐵青,氣到身體都在哆嗦,這也太慘了,真是樁大禍。

    赤凌空險些自斬,利用命符守護己身,回到那座祭壇,而后再回來營救。

    可是,他估量了下時間,絕對來不及,只能平白耗掉身上的珍貴獸牙符,這讓他怒發沖冠,卻沒有任何辦法。

    莫錚面前還剩下最后人,是個妖異而又俊美的年輕男子,有些陰柔,正是赤風。

    他不斷倒退,內心恐懼到極點,這是怎樣個人啊,殺他們火魔宮的人就跟切菜般,太迅猛與可怕了。

    “不要……過來!”他的小腿肚子在打顫,幾乎要軟倒在地上,他并沒有命符,想逃走都不行。

    “你不是很喜歡處置別人的生死嗎,這次輪到你自己了。”莫錚平淡的說道,雖然擊殺了很多強者,但衣不染血,且空明若謫仙。

    “師叔,救我啊!”赤風大叫,回頭看向黃金山那里。

    “住手!”赤凌空難以保持平靜,聲色俱厲。

    “你讓我住手我就住手?”莫錚哂笑,看了眼這個在不久前還呵斥群雄、壓眾人的神級強者,充滿不屑。

    黃金宮有不少修士,都是被逼迫進去的,此時見到這幕無比的痛快,心舒暢,但是每個人都不敢表露出來。

    赤風咬牙,臉色雪白,與不久前飛揚跋扈的樣子大相徑庭,他渾身發光,快速化成頭通體鮮艷的赤羽鶴。

    赤霞飛濺,光霧氤氳,它轉身朝著谷口方向飛去,這邊的禁制早已被破開,它沖霄而上。

    莫錚撿起地上的張大弓,神色漠然,剎那彎弓搭箭,咻的聲,神光裂天,根羽箭飛了出去!

    天空,聲鶴鳴傳來,伴著血雨。

    頭赤羽鶴渾身火紅。不斷掙扎,但是氣息越來越弱。箭洞穿其軀體,斬盡它的生機。

    “砰!”

    赤羽鶴落地,砸起片煙塵,向外淌血。

    “孽畜!”赤凌空大吼,眸子血紅,眼角都要瞪裂了,說是他的師侄,其實赤風是他的親侄子。居然被當面射殺。

    他已經忍不住,就要自斬,返回祭壇,而后回來追殺莫錚。

    “別動怒,先讓他得意時,等我們參悟此地的無上傳承后,回頭再去解決他。”另外三大強者勸阻。

    事實山。他們也在咬牙,畢竟這些都是赤羽鶴族的強者,竟然全滅。

    莫錚點也不后悔,更無愧疚,都被逼到了這步,怎能不反抗。只是離開元天秘境時多半會有些麻煩。

    不過,他擁有七十二變,可以改變體貌,也許可以平安離開。

    “真是不小的造化啊。”他說道,看著眼前的骨鼎。

    其骨質呈紫金色。溫潤如玉,鼎內堆滿了靈藥。每株的藥齡都很古,全都是珍品。喜歡乾坤爭渡請大家收藏:(om)乾坤爭渡娃更新速度最快。
手机玩百事彩票可靠吗